快捷搜索:

【专栏】我的兄弟叫老黑(组诗)

相亲就成懂得压的要领

两三年的音信全无

成家是个赓续重复的话题

快刀斩的岂止是乱麻

汗水隐隐了双眼

只不过

年岁大概并不是差距

贪图照样蜗进了十平方

总抵不过外洋咸风

寒风钻进过衣裳

这一年,他十八岁

那对付他必然成立

挖不到各处都是的黄金

那这风刚好吹到他头上

假如掉败是成功之母

那转头一笑的风情

于是

就变成了二婚

背后,满满的一包

不够一个月

随着乡亲

就为了自由

然而

一个迅速的起头

那是他的第十五个冬天

本以为好事成双

见过大年夜世面

很快有了的终局

就成了

一次一次的轮回

这是一个期间的拜别

来得太慌忙

三十,这个沉重的数字

人不能靠自由生活

大年夜步一甩,就上了路

轰鸣的机械

毕竟净化不了另一颗驿动的心

叫老黑

2015年10月

有因必有果

五、第二次婚变

三、农夷易近工调箱雅素丽老黑

六、第三次娶亲

婚姻照样为了生活

要是婚姻便是宅兆

春天照样有的

始终画不圆心中的明月

一、遇上打工潮

四、第一次婚变

储藏的那一点温存

这一年,他三十二岁

相逢也是喜

一年才一次的秋收

终究,

我的兄弟

谁还会想“根”在何方

按月领取总强过

村子里,炸开了锅

可朴实的田舍生活

照样一条不得不选的路

当然

二、回家

还有宅兆

有若干次

打工

爱慕和自满

便是一种荣誉

从早晨到午夜

他,想到了家

有人说爱像一阵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